人是yUwaNg动物。他就是再传统高洁,有再多秘密苦衷,他能没X需求?

    董芸等到了晚上十二点,给他发:“你不删我啦?”

    赵卫卓做了个梦。

    他在nV人的身T上撞击驰骋,爽得耳边嗡嗡作响,rOUDOonG里充满汁Ye,Sh润紧致,把yjIng一吮一吮,是缠绵也是折磨。

    “放松,你不要咬了。”他听见自己如是说。

    她于是缠得更紧,两条腿盘在他腰上,手按在他背上。

    “你好温柔,不要这么温柔,用力一点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下子睁开眼。他知道这是董芸,是她的声音。

    仿佛在梦中,他头皮发麻,觉得一切都太荒诞了。

    董芸也睡不着,她琢磨:

    三十五岁的男人还能za吗?

    y起来有模有样的,就怕sE厉内荏不中用。

    她拿过手机,搜索结果不是男科问答就是壮yAn药广告。

    ---

    越辗转反侧越清醒,赵卫卓五点半起了个大早。

    晨跑到喘不过气来,汗水浸Sh了后背,他扶着膝盖停下,感觉整个人要向前扑去。

    才算是稍微淡忘了那个春梦。

    开车过哨岗,看见新入职的小魏在和nV朋友吵架,细看,这nV子长得和上周那位又有不同。他想,小魏而立之年都要和nV人分分合合,更何况她还那么年轻。

    小孩过家家的感情,拈花惹草,喜新厌旧,才是常理。

    本以为这事就稀里糊涂过去了,下午遇见高所,老头JiNg神矍铄,就差丢掉拐杖甩开警卫员,朝他健步飞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