赵卫卓在病房门口又看见她。

    不是亲nV儿,b亲nV儿来得还勤快。每次时间都太赶巧,让他避都避不开,总要寒暄两句。

    “我上次跟你说的那个事。”董芸装模做样,“贵所博士招生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实在帮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那朋友,学飞控的,然后吧,他是想往动力这边转博,就想咨询一下编制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抱歉,我不负责这方面,你可以让他去相关单位问一下。”他说罢起身。

    她拉住他的胳膊。

    赵卫卓为她的大胆而震惊。

    她手心滚烫,隔着衣服也知觉鲜明。他触电一样甩开。

    “咱们见了好几次吧。”董芸不满地抬眼看他,“怎么总是这样,你很烦我吗?”

    她离得太近,头近乎贴在他肩膀边。

    他不想承认,他其实对这个年纪的nV孩相当惧怕。她如同开着花的深渊,馥郁又危险。

    “你很烦我吗?”她重复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赵卫卓低声回答。

    他简直不知道眼神该投向哪里。平视是她的脸,他当然是无法坦然面对的,低头是她一双白皙笔直的腿,则更是不能直视。

    “拜托你点事情而已,又不是拿刀b着你。”她有理有据,“你怎么知道我没上官方网站查过?你们那信箱就跟没人看一样,从来没回复过。我要是能联系上招生办,还会来找你吗?”

    他也惊觉自己下意识的躲避。

    人情往来而已,他何必闭口不答,避之不及?

    “应该是陈处负责这事,我把他秘书电话给你……”

    他看见董芸眼睛里的怒意和委屈。年轻人藏不住情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