歼-X飞行事故把赵卫卓打了个措手不及。飞行员无大碍,眼镜蛇机动使整个机头撞飞出去。

    他火速前往S市实地调研。

    凡有事故,必要写万字报告,必有人政治上背锅。

    矛头指向小魏。

    一天光是电话就接不完。

    “我们室确实检验上出了问题,但是绝不是全责!就算真的算账,也应该找我这个负责人,小魏入职几个月?他连XX型号的试验场都没上过!”赵卫卓犟起来,十头牛拉不回来。高所也管不了他。

    他觉得肩上沉重。

    团队、下属、型号。

    开会后是争吵,争吵后再开会,焦头烂额,又是诸多不眠之夜。

    他越发觉得自己不配谈一段恋Ai。

    跟保密电脑谈恋Ai倒是可行。

    保住小魏,最后上个处分,算了事。

    前前后后将近半个月,跟三室的几个领导还闹翻了。

    再踏进家门,竟然感到陌生。

    冲澡,水流顺着结实的躯T下滑,头安放在花洒下,放松。睁开眼看到洗漱台上的口红。

    是不是上次来家里,她无意落下的?

    当然不是。

    他知道她任何事情都有预谋。

    鬼使神差地拧开,一GU巧克力香JiNg味。

    红sE的膏T在浴霸灯下闪耀着独特的光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