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越下越大,磅礴降落,冲击着玻璃。

    天空Y沉,但仍不及赵卫卓的脸sE。

    董芸好似一个强抢民nV的恶霸,调戏他,哪怕他脸上写满了挣扎。

    “反正你都同意了,少给我矜持了。”

    他还是用力揪着衣服,不让她得寸进尺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这样子。”

    她跳下来,分开他两条腿,跪在中间,低头俯视:“你在怕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发梢垂在他脸上,Y影盖住他眼睛。她的膝盖顶着他裆部。

    “没有人,只有我们两个。”她善诱。

    赵卫卓不知道自己怕什么。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他只说。

    为什么不行?

    他迷茫。

    没开灯,屋里昏暗如傍晚。

    窗台上有一盆吊兰,在雨的映衬下显得孤高坚韧。这是他房子里除人外唯一的活物,颇继承主人的秉X。

    刚者,董芸偏要折一折。

    “装模作样。”

    她嘲笑。

    把上衣一脱,连x罩都没有,r贴是花朵形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