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哈哈,不用了吧,我对海星过敏。”宁溯扯了扯嘴角,拒绝了Alpha的盛情邀请。

    克莱尔说他叫洛加,是一头刚成年的虎鲸,这个物种被人类称为海洋霸主,实际上他就是个嘤嘤怪——嘴比较碎的嘤嘤怪。

    宁溯听完之后再看洛加,觉得他忽然变得圆头圆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&$-#@狗比克莱尔你凭什么不让我碰……/*@$吗的塞穆尔有什么了不起*$#/*%……”

    宁溯保证这辈子从来没听过谁骂得这么脏,再回头看克莱尔一脸平静和周围族人无动于衷的模样,看来他们已经习惯了。

    洛加很不服气地骂骂咧咧完,晃着后腰平滑的纯黑色尾鳍,往宁溯和克莱尔中间挤,硬是把两人给挤开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那条长长的尾巴,宁溯都要怀疑他究竟是不是哈士奇变的,怎么动作和他家以前养的那只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连伸舌头在他脸上舔来舔去都一样。

    宁溯被或许是海族特有的交好方式弄得不知所措,还好塞穆尔来得及时,抓鸡崽一样提着洛加的脖子把他扔到一旁。

    “没成年的座头鲸都打不过的废物,不去练练你的捕食技能,还在这晃什么?”

    洛加一下子炸毛了:“什么??明明是那个小逼登把他全家都叫上围攻我一个!!不然我早把他脑花给打出来了!”

    宁溯心想你们海族这交流方式也是蛮激烈的,没见过约架还把全家人给摇来的。

    洛加在塞穆尔一声声冷笑下逐渐抬不起头,灰溜溜跑走了。

    宁溯看见他自己钻进海里游了几圈,跃出水面头上还顶了几根海草,被暴躁地撕扯下来。

    “他这样没事吗?”宁溯有点不放心。

    “习惯就行……克莱尔说你找我?”塞穆尔大概不想继续再聊洛加,上前和宁溯形成一个暧昧的距离,蛇尾似有似无地搔刮着宁溯的小腿,鼻尖几乎要碰到一起,“想我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”他什么时候说了找塞穆尔了,他明明只是说忘记回来的路而已。

    宁溯被一股诡异诱惑的蛇莓果信息素包裹住,他刚想解释什么,一股比蛇莓果微弱了许多的气味漂入鼻腔,这味道几乎淡到没有,但他绝不可能闻错,是Omega的味道,从塞穆尔身上传来的。

    刚才隔太远没能察觉,两人一靠近就能立刻判断出来。

    宁溯内心闪过一丝怪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