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文字发现的地方是森林的深处。

    伽略尔身上穿着的,是一早就放在他门口的巡林员的衣服,据巡林员们说,森林里面多少会有一些蚊虫,巡林员的衣服至少能保证他们不会被叮咬。

    伽略尔一看自己那件多少还露出一点皮肤的衣服,果断把这件穿在身上。

    “伽略尔先生,古文字发现的地方只要顺着这条路往前面走就行,我们的前辈就在前面不远处,您稍微走一点应该就可以遇到他。”巡林员对伽略尔说。

    “前辈?”伽略尔有些好奇,他侧头想要问旁边的巡林官这位“前辈”是谁,结果那人已经消失在小路的转弯处。

    “怎么走得这么快?”伽略尔低低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话还没说完呢。

    顺着小路一直往里走,伽略尔还能看见不少千奇百怪的植物,有些长着人脸,看着就有些唬人的样子,还有一些扭曲的趴在地上,就和伽略尔平常工作的状态一样扭曲阴暗地爬行。

    甩了甩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,伽略尔加快脚步往里面走。

    但是走了没几步,他却又顿住脚步。

    是吗?

    应该是吧。

    竖起来的狐狸耳朵就在前面的草丛里面,随着那人微微偏头的姿势,耳朵不时还抖动两下。

    伽略尔不受控制地往那边走去,却在离他几步远的时候又重新顿住脚步。

    “是谁?”提纳里警觉的抬头,他的听力要比别人好上很多,在少年靠近的时候就已经听到了走路的声音。

    伽略尔突然多了一些想要逃出这里的冲动,他感觉自己的腿有些不听使唤,明明脑子里面全是要他快点离开,但是腿却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提纳里……前辈。”单单喊出名字,伽略尔就想要收回,但是最后他也只是加了个“前辈”的名号。

    好像这样就可以减少他的某些其他的心思。

    提纳里站起身,拍了拍身上的一些泥土印记,他手上拿着的蘑菇是带着些红色斑点的,伽略尔现在还在想着这种太过艳丽的蘑菇大概率是有毒的。

    片刻的功夫,他已然失神,像是刻意不去看提纳里一样,直到那人已经走到他的面前,伽略尔才回过神来。